Alms Giving Ceremony in Luang Prabang

 

在京都看見穿著和服的人們時,說是遊客應該沒什麼人會意外。
而龍坡邦*的清晨佈施(Alms Giving Ceremony, Tak Bat)呢?

 

先介紹一下吧。
依戒律,這裡的僧人過午不食、也不使用金錢。於是每日清晨時分,各寺院德高望重的僧人會帶領年輕的僧人們上街拖缽,募集一日所需,是當地傳承已久,一天開始的方式。

在寮國的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五點多,裹著夜色和霧霾到了現場。
在一切開始前,看著商販們招攬客人不免覺得太商業化了,卻還是想坐入佈施之列,安靜而謙卑地將糯米飯獻予僧人,感受傳承、感受莊嚴、感受村上春樹筆下的「真實感」。

然而有句話說的是事與願違。
在準備佈施的行列裡,遊客佔據壓倒性的多數。一團團導遊帶著遊客入坐,合作的商販將位置供品披肩都備齊,當地人則是寥寥可數,或許不到10%。由於我自己就是個遊客,這點是完全沒有立場多說。
傳統上為佈施準備的是糯米飯,僧侶化緣得到食物,會將部分反拖缽給貧戶的孩子們。而現場販售的除了糯米飯還有大量的小包裝餅乾,至此,我也還能轉念思考,這或許是一種與時俱進吧?

 

Alms Giving Ceremony in Luang Prabang

 

最顛覆想像的則是進行的方式了。
遊客很多。參與佈施的遊客很多、旁觀的遊客也很多,於是混亂,大混亂。
衣著不尊重當地習俗的、大聲喧囂的、為了拍照開閃光燈的、直接擋在僧侶動線上的、僧侶走過後導遊集合團員開心團體照的⋯剛參加完(應該要)神聖的宗教活動,結束後大笑合照⋯真的沒有哪裡怪怪的嗎?
最震驚的一幕,是佈施的量實在太多了,僧侶每隔一小段路就必需把剛化緣到的餅乾糯米飯抓一些出來到路邊的回收桶裡,才有空間容納接下來的佈施。有個桶子就放在應該是商販的佈施者身旁,僧侶先清理出空間,再接受商販佈施⋯這算是僧侶反佈施給商販嗎?
糯米飯不好說,小餅乾是一定會循環的吧,往好處想是一種環保?

 

目睹完這一切,套句李安的話「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心中沒有一絲平靜,也徹底打消了入列佈施的念頭。
「所謂的平靜果然還是要向內在探求啊!」我忍不住這麼想著。
說失望是失望,但龍坡邦究竟沒有必要滿足我的期望。
身為遊客,我想放棄就放棄,不想去就不去了。
僧侶們卻不行。日復一日,明天一早他們還是要上街化緣、在這樣那樣的花式打擾下拖缽化緣。

那不該是這件事進行的方式吧⋯

 

*Luang Prabang, 龍坡邦又譯琅勃拉邦,我比較喜歡前者,帶著靈性的感覺。
**我非常努力在不打擾的前提下,拍出接近網路上所呈現的清晨佈施,那種遊客(像是我啦)會想看的⋯
***本文在旅途中先在粉專貼出,和網友們進行了交流討論,有興趣可以看看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