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I am used to traveling alone

Danakil depression tour是段長長的旅程。

天高地闊,Afra遼闊地彷彿沒有盡頭、風吹皺了時間感,卻吹不去無盡的燥熱。

我在顛簸的車上反覆咀嚼,從第一次獨自出門到現在,我在路上遠遠地走了一段、我探尋著世界也被世界索求、我和人們或深或淺地交會;時間帶來年歲也深刻了思緒,讓這句話內化地如此自然。

Continue reading …

衣索比亞・視界以外的世界 之一/ 妳是唯一的理由-資助兒童探訪

今年黃金週我跑去衣索比亞了。

一個幾乎誰都接著問「去幹嘛?」的地方。
因為資助的孩子在衣索比亞,因為答應了去見她、因為心心念念好幾年終於動了身。
——但即使沒有理由,只要想去我也是會去的。

她住在一個遠遠的地方,只要高高地飛過大山大海,在長長的山路上一陣奔馳,我就能見到她。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