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我的三十代

Arena, Palawan, Philippines

我一直覺得三十代是很好的年紀,雖然也曾經焦慮,好像沒在30之前弄出什麼指標性的事件,人生就崩!潰!了!

而且我那時候還單身啊啊啊要三十了世界末日!!!

但在頂著三開頭的年紀呼吸幾年之後,我要說三十代真是個太棒的年紀。

 

變成三十歲那天我飄在雲上,從重慶到首爾到東京,終於結束工作可以逃離中國。

在首爾轉機時,我給自己留下的訊息是「30歲,妳想看見,什麼世界?」(⇥ here)

 

 

這些年來我的確看見了非常不同的世界,也萬般感謝這麼虛無縹緲的願望竟然得以實現。

 

我幸運在一個很棒的年紀走過許多地方,在過去的累積上添加新的觀點,是以我認識世界的角度不停轉了又換、逐漸立體;也感謝這些年遇見的人們,旅行中、生活上。或許萍水相逢、或者相識十載。

許多人們願意告訴我他的生活他的煩惱,在廣袤的世界上敲開一個小小縫隙,讓我窺見形形色色不同的生活、不同文化中或相似或相異的煩惱;同時也一直有這麼多人支持著我,旅行生活工作。

 

 

即使在日本工作到懷疑人生那段日子,回家路上抬頭看著東京的天際線,我都不得不感激自己的幸運與際遇(好啦,這多少是在說服自己)。

我忍不住慶幸著,六七年前那件事如果沒有發生,我就無法經歷這些年的一切、而人生又會走在多麼不同的道路上。人生畢竟是不能重來也沒有如果的,我不知道平行世界的自己是什麼樣、但我很肯定我喜歡現在的自己更多更多。

我很高興自己可以這麼相信,相信人生沒有絕對的好壞、相信當下的痛苦長期未必是壞事。

 

而這麼多年過去,縝密計劃再一一實現依舊不是我的強項。

但我想也沒有關係的,那就是個性,每個人畢竟不同。

我還是繼續見招拆招,有什麼挑戰就來吧,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