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馬丘比丘・只緣身在此山中?

Machu Picchu, Peru
在秘魯爬了馬丘比丘山還看了馬丘比丘 (Machu Picchu Mountain & Machu Picchu).
 
 
凌晨兩三點起床,搭著巴士從Cusco到Ollantaytambo、轉火車到熱水鎮內的Machu Picchu station、再換一台巴士蜿蜒著上山,到達售票口已經是8:30的事了。
驗票的大哥看見台灣護照,用中文問我「你好嗎?」
我說很好很好,他叮嚀著上馬丘比丘山的路,回身又一頭埋進工作裡了。
 
大霧攫緊山頭,能見度莫約100公尺吧,鬥志瞬間-50. 
但是都來了,不逛逛爬爬也對不起自己。
 
 
Machu Picchu 9
 
入園後看著標示想到Sun Gate簡單走走,想不到的,是往返也花了一小時。
回到馬丘比丘山管制口,順著人潮排隊登記完,開始爬山了。
 
不常登山、也不是運動咖的我,上次爬山是衣索比亞的Erta Ale, 為了看傳說中宛如金星表面的景色。
那是趟濃濃魔戒風的旅程,不論是黑夜裡遠方冒著煙的火山、太陽下了山也帶不走的熱氣、逆著岩漿方向前行、在沒有路的荒野開路的冒險感、或過程中瘋狂累積的疲憊,都是。
 
有種剛出新手村就打boss的不自量力感。
 
而我覺得自己這次又打了boss QAQ
 
 
Machu Picchu 11 
馬丘比丘山好比火山好爬的點,在於大部分的路段有階梯。
然而石砌的階梯高低錯落,段差從30-70公分不等、陡峭的地方寬度甚至只有30公分,常常爬著爬著暗自想著會不會和小老鼠偷吃油一樣ーー上得去、下不來?
 
大概爬到三分之一吧,天空開始倒下細細碎碎的雨;直到下山、快要走出管制口才停歇,不得不說這有點幽默。
天雨路滑加上大霧不散、路況又隨時變化無法預測,常常我只願低低看著眼前的路,怕抬了頭,眺望再遠也不見盡頭,怎麼還有勇氣繼續?
 
 
Machu Picchu 12Machu Picchu 3
 
路上和一位中國人聊上了。
在她問下山的人到山頂還有多久、我聽到還有一小時忍不住崩潰脫口 “Still one hour more?!” 之後。
高中時就移居的Sherry在澳洲也十來年了,請長假在澳洲不是什麼難事,年末假期湊了湊,和旅伴走了個28天的南美加南極。
也多虧她,兩個人聊著走著休息著、有時手腳併用爬著,中間的辛苦都略過不提,山頂總是到了。
 
 
 
那時能見度莫約50公尺吧。
所以還看得見小小的涼亭、還能和馬丘比丘山的標高柱合影,以無邊無盡的白霧為背景。
至於別人所看見的,從高處俯看馬丘比丘?
那樣心曠神怡的風景當然是沒有了,但當下感覺還是非常棒!
說來也就是種自我肯定吧,一路上無數次懷疑自己吃飽太閒、卻還是來到山頂,真的該好好感謝自己 😛
 
 
下了山,Sherry趕著和旅伴會合卻還是好意幫我拍了些照片。
只能感謝,感謝她、也感謝一路上遇見的人們,別無所求地釋出善意。
接著又回到一個人旅行,收拾好雨衣雨傘,享受自由行動的自在。
 
 
 
Machu Picchu 7 
在馬丘比丘走著拍著讚嘆著,園區的工作人員可能是工作地煩了,跑來聊了幾句,又說要幫我拍照。
在秘魯英文不太通,而官方語言西文我是不懂的,那這下該怎麼聊好呢?
基本上是 單字 加上很多表情和動作,真的不懂的時候就笑出來,一起放棄這個話題XD
過了一會,他看了看天空,示意大雨很快又要下了。
招招手,帶我到他平時休息的、偌大馬丘比丘裡的一個小小角落。 
當我們坐著聊著,不時有路過的遊客探頭,好奇我們在幹嘛(還穿著雨衣)?
交會著視線、沒多久嘴角漾開會心的一笑,看著笑著又走了。
 
說來這個「聊天」,想當然爾是非常不順𣈱,各種卡關XD
我打開了Google翻譯,一開始只是查查單字,後來我們乾脆輪流輸入 句子
是的,我們就用Google Translate在印加王國的遺跡裡聊起來了,感嘆科技!
XDDDD
 
 
Machu Picchu 10
 
最初的問題很簡單,一如這一路上大部份人們對我會有的疑問:
來自哪裡,怎麼一個人呀?要待多久呢?行程怎麼走呢?
直到客套的話題都說乾,直到他問起家人。
得知我的父母都不在了,他的表情像外面的天空一樣暗了下來。
接過手機敲敲打打,他說他覺得很難過,他願意當我在秘魯的家人、成為依靠。
一邊握住我的手,像是告訴我他的決心、也像是他希望這樣就能分擔傷悲。
 
 
該怎麼說呢……
「生活」,如此簡單又複雜的兩個字。
它當然不會萬事如意地波瀾不起,但是這麼多年來,低落的時候、難過的時候,總會有人、即使是萍水相逢的誰人願意關心我,別無所求地分擔我的情緒。
在任何我踏足的角落,小琉球、緬甸、与論、衣索比亞、秘魯…
我一直覺得自己非常幸運,能夠無所畏懼地走向世界、同時知道世界一定會承接住自己;
而我也知道往後的日子,一定還會遇見其他善良的人們、即使總擔心著自己能夠回報的太少。
雖然,還真的不知道該回報誰好?
對我來說,那像是個極其巨大的循環,緩緩流動著,不知道起點、也看不見終點,更沒有止息。
看不見、摸不著,但確實存在。
或許或許,我所能做的,是在脆弱時汲取一些、在歡欣時注入一些,讓這個循環能繼續流動,在誰脆弱的時候,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給另一個萍水相逢的靈魂。
 
 
Tu eres una buena persona y muy bonita
分別之前,他送了這句話給我。
 
 
Gracias.
謝謝
Peri, 走進誰的風景裡

 Peri, a storyteller.
 Solo traveled over six continents.
 一個人,走過六大洲。
 在城市的浮光掠影間移動,看見美好也擁抱傷悲,感受真實。

1 thought on “秘魯・馬丘比丘・只緣身在此山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