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海道・稚內・最靠北的地方

想去稚內是很早很早的過去,真正成行是很晚很晚的後來。
幾許波折,出差過於頻繁而突然,行程無從抵抗地一更再改。
從五月的煦暖到夏末九月,天氣漸冷、海風漸強,我想著再拖下去,待冬天披覆極北之地,畏寒的我哪有勇氣踏出戶外。

待到成行,已是開始冷冽的秋季。

而那原因說來自己都想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