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所謂,豔遇?

 

時不時會有人問,妳一個人這樣旅行,都沒有什麼豔遇嗎?

這個嘛,遇見的人多了,偶爾,也是會發生一些神奇的狀況啦XD

像是,當我在土耳其。

 

 

在伊斯坦堡的時間,對旅遊太短、對轉機太長。

於是蹦跳著報名了土耳其航空提供的過境行程(touristanbul),跟隨導遊高高揚著的淺藍旗子繞了一陣,又在最後掉了隊,自己在市區走著晃著、在一點概念都沒有的城市(而且還沒有網路!)、問著人摸著路要回機場。

 

當我一個人回到聖索菲亞大教堂前閒晃的時候,看著場上賣水煮玉米和炒栗子的攤販那麼那麼多,饞了。

在攤子停下拍完照,才問了多少錢呢,”Free!”

畫面中的大哥已經幫我付了帳,瀟灑地走了。

咦、咦咦?

 

 

那天下雨,好冷,他們說昨天還風和日麗呢。

我用大圍巾緊緊裹著自己,啃著天上掉下來的玉米,探頭探腦找著車站,直到一個男聲把我叫住。

聊了幾句,這個傢伙有個香港女朋友、土文英文流利、中文日文也說上一些,有點意思。

本來他想一起吃個飯的,但我當下就是想離開,隨口把深深深深夜的班機講成晚上就要起飛了。

“Sorry, I have to go.”

我說我不得不走了,他只好領著我去買票、引導我到車站、不得不地送我走了。

到此時為止我都是感謝他的。

 

後來,後來。

當我終於回到機場接上網路,看到這傢伙傳來訊息,問我他帥嗎?喜歡他嗎?

我說呀,帥是不錯啦可惜不是我的菜、喜歡是喜歡,那基於朋友的立場的喜歡。

誰料!此話一出可真不得了!

這傢伙突然暴怒,什麼難聽的話都出來了。

我一頭霧水,靜靜聆聽玻璃碎裂的聲音⋯⋯@@?

(大哥,你的香港女朋友在哭啊!)

 

 

而在前往機場的電車上,陌生的男人用著令人反感的方式靠近,我挪挪身體,讓大大的背包隔開一些小小的空間。

先冷靜確認了不是錯覺,我開始盤算雖然對路況不熟,但這傢伙不停手,下一站我就先下車、等下一班車來再上車,也不是不能擺脫,默默和自己說好就這樣!

結果,在我跳車之前他就先消失了。

唔,在日本搭過上千次電車都安全下莊的我,在土耳其第一次搭電車就遇見痴漢?

莫非定律可以這樣展現,想想,也是笑了。

 

 

這麼說來,我對土耳其人的印象就不好嗎?

倒也不會。

雖然短短幾小時內就遇見兩個奇葩,比例是太高了點。

但我還是認為,大多數人在大部分時候都很好的。 

那些和我眉來眼去,隔空比手劃腳太可愛的孩子們、應我要求努力用英文寫下如何回機場的大叔、連送個菜都要眨眨眼打招呼的侍者,也都是土耳其人。

而那天遇見的,也只是非常非常少數的幾個人、用短短幾個小時的印像下定論,說來未免魯莽。

 

最後,更別說我是個太懶惰的人,提心吊膽好累啊。

相信世界對我是友善的、但是留下少少的一點點的警戒,這樣,比較輕鬆啊。

Peri, 走進誰的風景裡

 Peri, a storyteller.
 Solo traveled over six continents.
 一個人,走過六大洲。
 在城市的浮光掠影間移動,看見美好也擁抱傷悲,感受真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