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語・日本三年

The boarding passes brought me to/leave Japan

三年日本。

 

終於結束了、終於可以離開了。
三年前,搭著愚人節出發的單程機票而來;三年後,結束了合約,可以離開了,終於。

 

辦公室在東京卻常常不在日本,跳轉了一座又一座城市、在空中渡過無數時光,遇見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人們,於公於私。
忘了經歷多少次崩潰、多少次醒來卻不知身在何方,驚覺生活怎麼變成這樣,亂成一團、唯一看得清的主軸只有工作?生活不該這樣。
可是,是自己決定要來日本的啊,答應自己的事怎麼能輕言放棄呢?
如果這樣的事件都放棄了,往後面對更加重大的抉擇,我還能夠堅持嗎?
和自己交代不過去的。
所以從來從來,沒有想過提早離開。

 

好的壞的,被客戶肯定的時候、辦到日本人辦不到事情的時候、和朋友相聚的時候、理智斷線的時候、和日本人吵架的時候(偶爾)、對日本神話幻滅的時候⋯說來瑣碎,也或許沒必要說。

 

我唯一知道的,是從來沒有後悔來到日本。
人生是無法預知的,但沒試過怎麼會知道呢?
下了決定,那去做就好了。

 

 

所以我決定一直在路上。

1 thought on “絮語・日本三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