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人生太短也太長》

Uyuni, Bolivia
 
早在2017上半,發生的事就太多太多。
 
於公於私都經歷了無數換位思考,被擠著推著赤裸著,懂了何以人在不同情境狀況位置下,會有脫序或者理解不能的舉動,包括我自己。
那時日子過地太快也太慢,日子快速滾動再回頭輾過自已,每一週刺激地像是一個月一樣漫長;
無暇細考、卻常常有個感覺:「這樣的生活,一般來說,活個五年也沒這麼刺激吧?」
到了下半年,基本上放棄掙扎,心態變成「有什麼都來吧,讓我看看還能怎樣?」的自暴自棄(?)
 
說了這些,都不及量化的數字直覺吧。
海外出差24趟:中國20次、台灣3次、泰國1次
132腿的飛行紀錄攤開來自己都驚呆,保留的登機證甚至變成朋友來我家玩拍照的景點。
  
Flight Diary 2017
 
 
常有人聽到我在海外工作,語氣中的羨慕多到滿出來。
不論是想體驗生活的、還是就逃離台灣的、或什麼什麼。
我覺得很好,有機會就試試呀,沒試過怎麼知道自己行不行?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要的?
又何況一個人一款命呢。
 
我是在離開台灣前就很清楚,遠方不是天堂、也不會是所有問題的解答⋯只是沒料到日子會這樣過去。
以我的狀況,已經離開了原生國家做客他鄉,卻又頻繁移動到他鄉的他鄉,沒有辦法和任何一塊土地建立連結、在哪座城市建立自己的交友圈。
那是一種十分漂泊的疏離,彷彿處處是家、其實無處是家。
 
有陣子很不開心,言談之中滿滿負能量,我知道自己有意無意一定得罪了人。
事後回頭看看,才驚覺當時的生活實在太不平衡、太寂寞了。
 
 
宗谷峽, 日本最靠北之地
 
最瘋狂時,曾經下午的電話會議結束馬上訂機票,隔天一早飛出去、下午提頭去謝罪——還不只一次。
2016的我不知道自己隔週在哪裡、
2017的我不知道自己隔天在哪裡。
真不知道自己怎麼過來的。
 
有天週末在東京醒來。
覺得這張床好熟悉,是我東京的床嗎?我今天在東京嗎?
一陣悲哀上心頭,日子怎麼變成這樣?
懷疑自己除了工作剩下什麼、而這樣的工作除了移動還累積了什麼?
是啊,我真的在海外工作了,然 後 呢?
 
 
Okinawa, Japan
 
當年Yes or No的選擇攤在眼前時,感覺命運對我鬆了手。
彷彿有個聲音和我說,只能照顧妳到這裡了,接下來,完全是妳的世界了。
 
我的標準很簡單:這輩子只能活一次,所以我不要活在後悔中。
知道自己做了會後悔的事就不做、
知道自己不做會後悔的事就去做。
 
幾乎是沒有考慮我就堅定說了要去。
沒有一個選擇不帶遺憾,但我是沒有後悔的。
機會在眼前卻讓它溜過指尖的後悔,不用到老,現在的我就不能忍受;所以就算再讓我選十次,結果都不會變。
又何況世上沒有後悔藥,下了決定對自己的抉擇負責就好了,一直想像著不到日本工作的平行世界,對我並沒有意義。
 
衣索比亞/ 妳是唯一的理由-資助兒童探訪
 
在(少數僅有的)私人生活中,這樣的思維也沒有變過。
甚至該說,我早早就清楚認知到,人生太短也太長。
短在不知道何時會結束、長到不知道哪天會休止。
想做什麼就去做吧,誰知道自己明天還有沒有一口氣呢。
在年中送別母親之後,這樣的體悟又加深了一次。
 
Roza, 資助了六年的孩子、以為一輩子見不到的人,竟然,飛越千山萬水,我實現對她的諾言 (⇥這裡);
Jafer, 今年新資助的孩子,他的生日是母親的祭日。
   離開的人,時間軸就此停擺了;留下的人,知道日子傷悲但不想要只有難過、總也是還有辦法吧;
南美,遠遠遠遠遠得要命王國,從此,天空之鏡在我記憶裡、而不只是存在夢裡 (⇥這裡)。
 
 
那年生日我問自己,年紀不小了,想要看見,什麼世界?
 
 
我看見一個,令我好奇也對我好奇,溫暖而友善的世界。
死藤水的引領下,我再次確信。
 
 
 
這是真的。
 
 
 
On OZ201, LAX-ICN, 2018/01/04
Afra, Ethiopia
Peri, 走進誰的風景裡

 Peri, a storyteller.
 Solo traveled over six continents.
 一個人,走過六大洲。
 在城市的浮光掠影間移動,看見美好也擁抱傷悲,感受真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