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那是一個遇到變態的日子

那天在某個地標性的宗教建築遇見了暴露狂。

 

事情是這樣的。

參觀結束,我到停車場等飯店接駁車,但卻模糊了車子樣貌。

有人出聲,也就靠近確認是否司機呼喚著我。

 

但是!

しかし!

But!

Aber!

嗯溝!

 

就在這個moment, 我看見該男脫了褲子套弄生殖器。

 

⋯⋯⋯⋯⋯

⋯⋯⋯⋯⋯

⋯⋯⋯⋯⋯

 

本想一走了之,走了兩步我決定回頭拍照,交給工作人員處理。

髒東西我一個人看到就夠了,我不希望這人繼續出現啊啊啊!!!

 

 

帶著照片回到工作人員休息處,一開始他們還搞不清楚我在說什麼。

畢竟,在宗教聖地發生這種事?

大部分的人在第一時間不能接受,我理解。

想想,在哪座香火鼎盛的廟宇,停車場裡出現露鳥俠?!

蠻超現實的吧。

 

解釋加上照片,總算工作人員願意和我去停車場看看。

雖然我覺得這段時間變態早跑了,事後證明,也真的跑了。

 

後來工作人員帶我去找主管,才知道這變態之前也出現過,對象是兩位女性外籍遊客。

她們當下離開但和工作人員反應,沒有明確資訊所以很難處理。

直到我拍下變態、包含臉和他暴露生殖器的照片(白話:褲子來不及穿)。

但匆忙間沒拍到變態的車牌,只拍到車子的顏色。

我說,你們可以從照片上的時間和停車場監視器畫面比對,在這樣神聖的地方,我認為這樣的事件不該重現。

主管說會的,有了證據他們會好好處理。

 

用通訊軟體把照片傳給主管,主管承諾會回覆後續,工作人員送我回停車場。

竟然我的司機還沒有來XD

 

 

等車期間工作人員一直冏冏的對我說抱歉,問我(心情)還好嗎?

我的回答是:我理解一個國家、或說群體之中,總會有些人的行為脫離規範,但這不代表這個群體中所有人都是這樣的。我不會因為這件事認為你的國家糟透了,個體和民族的不同我分得清楚。

心情上倒也還好,姐姐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小小鳥嚇不倒我的!(欸?)

重點是,我希望這種事到我就結束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strong mind. (撥瀏海)

 

另一方面,工作人員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在台灣,看到聽到不肖攤商坑殺外籍遊客、或不良計程車司機非禮遊客,我也會感到尷尬和羞愧——即使事情不是我做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選擇模糊事件的背景,也在事發之後一段時間才刊出。

 

我想說的,只有事件本身。

 

 

**事後檢討**

 

家人朋友聽到這件事之後擔心我的安危,回頭拍照這件事是否會激怒變態對我造成傷害?

人身安全絕對是最重要的,當時我評估停車場到建築本身距離不遠,呼救應該有效?

而我匆匆拍了變態卻沒拍到車牌,只能說臨場反應真的要訓練。

不論是事件沒發生時在腦海中演練、或事後檢討期望下次更好。

雖然這樣的事沒人希望再有下次,但「希望」本身是被動的,我能做的不多,訓練自己的反應吧。

 

我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