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寫・我的朋友S 之一 遇見她那天

The French family, Tonsai, Krabi, Thailand

我在喀比(Krabi, Thailand)的海邊遇見S。

我們參加了同一個當地旅行社的攀岩團,關於那天,所有回憶舖展在風光明媚的海岸邊。

 

那天可開心了。

我們都是第一次攀岩,卻傻人傻膽地挑戰戶外、偏偏運動細胞又普通,多半是張大口讚嘆地看著雲集於此的各路好手(喀比的岩場在東南亞頗負盛名)。

在等待的空檔,我和岩場裡兩歲的小法國玩開了。

他的爸爸媽媽輪流幫著彼此攀岩、兩個哥哥自得其樂,他呢,實在太小,有人和他抛接什麼也就玩上了。

他們家計劃了個長達兩年的旅程,遇見他時,一家五口在中南半島已經旅行了一整年,他當時兩歲、大哥八歲。

是的,他離開法國的時候才一歲。

而我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S她和小法國的媽媽聊上了,自然又流利的各人們攀談,那個我深深嚮往的境界。

 

S說這趟旅行是給自己的長長大假,努力工作還完了就學貸款,就到中南半島漫遊三個月吧!

越南、泰國、緬甸,在思念的故土劃下旅程的終點——她是個緬甸裔美國人,那時我早已深愛上緬甸、開心多了個緬甸朋友,卻不懂得這樣的身世背後承擔著什麼。

 

日落之後我們分別。

那時說再見、誰有把握真能再見。

 

 

(接續 隨寫・我的朋友S 之二 綠卡樂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